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奉市场

In Freedom We Believe 奥地利学派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现居北京,供职于某报社。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的拥护者。坚定地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理念,推崇自由贸易,不遗余力地反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和调控。坚信繁荣和幸福来自于自由选择,来自于每个人自己对自己负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生而不平等之起跑线  

2010-04-12 08:2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而不平等,意味着当每个人出生的时候,他的财富、智力、家庭背景、社会地位都不会平等。而平等主义者则认为这样的不平等是一种错误,应当通过国家进行调节,以使他们每个人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进行竞争,甚至一些自由主义者也在会这个问题上有所退让。

他们的理由是:作为婴儿,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出生,因此这种出生的不平等违背了自由选择的原则,你们自由主义者主张自由选择、自由竞争、减少政府干预的原则,这个没错,我们也赞成自由竞争,我们也赞同优胜劣汰,我们也反对对富人征累进税,但最起码他们应该在发令枪响起的时候,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吧。生而不平等之起跑线 - 陈青蓝 - 信奉市场

遗产税

于是在这个“起跑线平等”理论之下,政府征收遗产税就是正义的,政府推行免费义务教育就是正义的,在公有机构和私人公司对少数民族和妇女进行照顾的政策就是正义的,甚至全民医保也是正义的。在美国的确就是这样,《独立宣言》宣称的“人人生而平等”被很多人用来作为推行左翼政策的依据。我的上一篇文章《生而不平等》发出来之后,就有朋友跟贴说我故意曲解“生而平等”的含义,把“上帝之下人人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意曲解以达到论证的目的。我想澄清的是,曲解《独立宣言》本意的不是我,平等主义者和国家主义者一直在打着这个“生而平等”的旗号在干着肮脏的勾当。

这个“起跑线平等”的理论看上去很有道理,婴儿的确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出生,但却是似是而非的。出生的无法选择是社会自然形成的法则,婴儿的选择权并没有被剥夺。他出生时的父母所拥有的财富、社会地位是他父母(或者是他祖父母、曾祖父母)通过自我奋斗的结果,这种财富和地位的积累是世世代代的自由选择的自然结果,他父母拥有这些自己创造的财富是正义的,他有权选择支配自己的财富,他有权把自己的财富用于抚养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因此而获得比其他孩子更好的成长条件,这也是自由选择的结果。而自由选择本身是成年人的权利,作为婴儿,由于他出生之时并没有自由选择所必需的智力和体力,他必须依赖父母的抚养才能生存下去,此时他的自由选择权就由父母代为行使,随着小孩智力和体力的成长,他的自由选择权就会逐步由父母那里转移到他自己,直到成年之时拥有完全的自由选择权。

这种秩序是人类社会得以延续的自然法则,是不容政府强制力干预的。如果借口子虚乌有的“起跑线平等”而将政府的肮脏之手伸进来,强行抹平这种秩序和自然法则,则会在抹平起跑线的同时造成更大的不公平,这种不公平首先是对人类累世历代积累的财富的破坏,是对自由竞争原则的破坏,人类积累的财富如果得不到尊重,如果要用遗产税这样的极端手段来进行剥夺,这样虽然会使得现有的财富分配更平等,但财富将会化为乌有的预期将会遏制现在和将来人们创造财富的潜力,这将会将人类社会拉向贫穷之路,同时,孩子是父母的基因传承,是父母最爱的人,如果人们不能把财富留给孩子,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创造财富的动力呢?

义务教育

“起跑线的不平等”还体现在人的智力发展和后期教育上。一个孩子如果生在音乐世家,他就比生在卖鱼世家的孩子有更多的机会发展自己的音乐才能,一个孩子如果生在贵族家庭,就会比生在平民家庭的孩子有更多的机会接受繁琐的礼仪,接受更传统的教育,而成为一个温文尔雅的人。这种出生的不平等我们也是无法用政府强制力来抹平的——当然,现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女士这个左疯就曾经提出过疯狂的设想,那就是孩子出生之后,由国家来集体抚养,让他们在一样的环境下成长,接受一样的教育,这样,孩子们因为家庭环境的差异而造成的不平等就被消除了。她的这个设想被写入她的著作《全村人养一个孩子》。幸亏希拉里的疯狂想法没有得到实施,否则我今天的祝福语就可能是:愿希拉里女士和希特勒先生一起下地狱!

而看上去不那么疯狂的免费义务教育制度却在大多数国家得到了广泛推行,因为这个政策看上去正以无比,“起跑线平等”,不让穷人孩子上不起学,“一个都不能少”。没有哪个政客敢在道德上批评这个政策。而我想说的是,这个免费义务教育政策仍然是一个坏政策,因为它在表面上抹平因财富和社会地位不平等而形成的“教育不平等”,但这种“教育平等”的代价是剥夺人们的选择权,那些本应该接受更好的教育的孩子可能被迫接受低水平的“公共教育”,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来接受父母的教育,这个“义务教育”实际上是“强制教育”,不仅仅是国家有义务让孩子上学,而且是家长也被强制将孩子送到学校,如果家长不把孩子送到学校进行教育,那么他们就是违法。这种违背自由选择原则的强制,必然会造成资源的扭曲和浪费,尤其是对人类智力的扭曲和浪费。义务教育所伴随的公立教育体制,必然无法摆脱其固有的效率低下,教育的内容多半是无用的或者是有害的。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本来很有天分的孩子,本来可以通过更多的自由选择,选择更好的学校,或者用更多的时间接受在家教育,传承来自于父母家庭的优良技艺,但他们因为义务教育而被迫接受平庸的教育,从而埋没了天分。也就是说,用义务教育抹平起跑线,只能让大家智力发展一样地烂。

而且,这种“义务教育”对穷人来说也并不就是有利的。的确,通过义务教育,有很多穷人的孩子有机会接受了教育,摆脱了“贫穷的循环”,然而对这个问题我们不能线性地看,穷人没有机会接受教育,本身并不是因为没有义务教育,而是因为他们创造财富的自由选择机会被剥夺了,他们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渠道被政府的管制所堵死了,而并不是因为没有义务教育,用义务教育来治疗贫穷,无异于头疼医脚,脚疼医头。要让穷人有更多的机会接受教育,更好的办法无疑就是更自由的市场经济。一方面,自由市场经济可以因为解放生产能力而创造更多的财富,从而让穷人消失,让更多的人有能力支付教育费用;另一方面,教育资源的市场化,自由竞争,可以产生更充分的教育供应,从而使得教育费用更低,教育水平更高,而人们可以拥有更多的不同层次的多元化的教育选择,而不是仅仅只能到公立学校接受“政治、语文、数学”的老一套教育。

况且,很多穷人的孩子并没有必要接受九年或者十二年的义务教育,对他们来说,更早挣钱也许是更好的选择,或者更早地接受职业技术教育对他们是更有利的,而实际情况是,在很多地方,很多穷人孩子接受义务教育的时间是浪费了。这不仅仅对穷人是这样,对任何人都是这样,接受教育的时间并不是越多越好,每个人的智力条件不一样,接受能力不一样,不需要每个人都接受同样的教育,不需要每个人都接受同样时间的教育,孔子说过“因材施教”,给每个父母以自由选择的权利,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应该接受什么样的教育,他们也知道孩子应该接受多长时间的教育。给父母以选择教育的权利吧!

总结一下,生而不平等,是上帝赐予我们的财富,我们如果自信满满地抹平它,就会很自然地遭到惩罚。

  评论这张
 
阅读(1033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