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奉市场

In Freedom We Believe 奥地利学派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现居北京,供职于某报社。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的拥护者。坚定地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理念,推崇自由贸易,不遗余力地反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和调控。坚信繁荣和幸福来自于自由选择,来自于每个人自己对自己负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都是硬盘  

2010-01-04 13:5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都是硬盘”,这个题目,很多上海人能看明白,但绝大多数非上海人看不明白。

这题目是什么意思?我先来解释一下。“硬盘”是一些上海人对居住在上海的外地人的最新的外号。以前,他们称外地人为“乡务宁”,现在改称“硬盘”。 “硬盘”的本意就是电脑上用的硬盘。“硬盘”这个词是怎么用来指外地人的呢?因为上海有一个网站叫做“宽带山”,这个网站是土著上海人的聚集的地方,这些上海人在这里用上海话发言,打出来的文章外地人看来就跟天书一样,他们聚集在一起说上海的好处,骂外地人,感叹上海的优雅气质被又土又脏又没有道德的外地人所彻底破坏。他们用激烈的语言骂“外地人”和“外地”,后来“外地”和“外地人”这两个词被网站管理员屏蔽。他们就改用“外地”拼音的首个字母“WD”来简称外地人。因为“WD”也是著名硬盘厂家“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的简称,所以他们就开始用“硬盘”来代指外地人,或者用”YP”。“硬盘”的衍生词,“坏道硬盘”是指道德败坏的外地人,“优盘”是指在上海生活多年,行为举止上或多或少已经融入上海的“好外地人”,而“移动硬盘”则指没有把上海当家,而只是当赚钱的地方,每年在上海和家乡之间跑来跑去的外地人。

“硬盘”当然不是好词,它代表了一种令人厌恶的气质:粗俗、吃大蒜、不讲卫生、脏乱差、不讲竞争规则、不讲信用、说外地话、抢上海人的工作、公交地铁上不排队、抢座位。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外地人涌入上海,他们为上海的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个很多上海本地人也承认,但是他们就是从心底里厌恶外地人。他们担忧百年洋场培养出来的优雅、文明的上海文化的消失,于是发起了说上海话的运动,意图以难学难懂的上海话来竖立上海人和外地人的壁垒,捍卫上海人的领地。

“宽带山”和“硬盘”现象并不新鲜,全世界各地的人多少都有些排外倾向,这种排外是源自于一种动物维护自己的生存空间的本能,那么多的外地人涌进来,抢掉“自己的”工作,抢占“自己的”土地,让“自己的”街区不再优雅、温馨,让“自己的”城市充满不安和动荡,凑巧来的那些外地人又有那么多的坏毛病,这一切怎么能让人心安。歧视肯定是有理由的,这样的感受我也能够体会。

 

我们都是硬盘 - 陈青蓝 - 信奉市场

图:网上流传的一个上海人让外地人滚出上海的图

 

我生活在北京,在北京上的大学,“外地来京务工人员”,我也是北京的“硬盘”,在北京我也多多少少感觉到北京本地人的傲慢,公开的傲慢和客客气气的背后掩藏的傲慢,但多数时候我感觉不到我和北京土著之间有什么敌视,可能是因为我算是进京多年的老移民,文化程度也还可以,举止行为还算文明,说一口略带京腔的普通话,工作也算是白领,也许能够勉强划入“优盘”的行列。更多的时候,他们歧视的是一些明显没有融入北京的外地人,不仅仅是外地民工和小商贩,即使是一些成功人士,如果一口外地口音,说话办事还保留以前的习惯的话,多半也会被歧视,包括山西煤老板、浙江老板,很多在京有一定地位和基础的东北人、山东人、河南人等也是被嘲笑和蔑视的对象。其实,我作为外地人,也常常有意无意地以地域的标签来判断一个人的品质,对某些地方来的人秉持不交往、不做朋友、不生意往来的原则。

通过以人的成长地域和肤色来判断一个人的品行,这种歧视其实是一种低成本的决策方式,这种决策方式的命中率其实依赖于这个社会的开放性,在一个流动性很低的封闭社会里,这样的判断命中率更高,而在一个开放社会里,这样的歧视命中率就会较低,一个社会越开放,命中率就越低。中国是一个从封闭走向开放的社会,户籍制度至今仍然没有废除,地域之间的流动仍然很少,尤其是在内地中小城市,外来人口很少,很多人都是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那个地方,在这样的地方的人,在封闭的内循环当中一定是带有本地人的烙印,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当社会开放之后,从这些封闭社会出来到大城市工作的人就必然带来当地的人的恶习。因此,我们在上海、北京、广东这些地方用地域标签来判断人的品行还是有相当的成功概率的。

 

我们都是硬盘 - 陈青蓝 - 信奉市场

图:某网站的某ID签名,“生旦净末不如丑,硬盘畜牲不如狗”

 

 

  然而,随着社会的开放程度越来越高,这样的判断标准错误的机会越来越高,这种被称为“种族主义”也好“民族主义”也好“地域歧视”也好的文化,将会越来越显示其荒谬性。正如安?兰德所说:

“种族主义是一种最低级的、最粗鄙原始的集体主义。一种把道德、社会和政治的特征归因于人的遗传血统的观点……也就是说,在实际生活当中不以每个人的品格和行为来判断一个人,而是通过他的祖先们的品格和行为来判断一个人。”

“就像其他类型的集体主义一样,种族主义是一种不劳而获,是一种不动脑子的认识,企图绕过对人进行理性和道德判断的责任,不经思考就对人的品格进行评价,总之,这是一种未经思考的感觉良好(或者说是假感觉良好)。”

族群间的歧视是法西斯主义的源泉,“地域歧视”“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向前走一步就是法西斯主义。但不同人群之间的歧视也是人类社会一种常见的现象,自古有之,这样的情绪,如上海人宣扬上海人优越性,在“宽带山”痛骂“硬盘”那样的现象,不必以政治手段强行压制,更好的办法是以一个更开放的社会来消除之,政府应当消除户籍壁垒,以国内各地之间的自由移民来让这种歧视消散于无形,或者即使不会消散于无形,其在政治上也不会有太大的危害性,政府在宣传当中其实不必过于强调这种地域的差别、民族间的差异,如果我们过于强调地域的优越性、民族间的不同,就会强化这样的区隔,使得问题政治化。

要消除这种歧视,还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在一个开放的社会,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硬盘”,即便是自视甚高的上海人,也在纷纷移民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他们在日本人、美国白人乃至于美国黑人、老墨眼里都是“硬盘”,也许这些上海移民的一些“恶习”也难以被那些老外所接受,将心比心,但愿那些痛骂“硬盘”的上海人在移民国外的时候对自己当年的行为感到些许的惭愧。

(铅笔经济研究社 陈青蓝)

  评论这张
 
阅读(9467)|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