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奉市场

In Freedom We Believe 奥地利学派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现居北京,供职于某报社。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的拥护者。坚定地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理念,推崇自由贸易,不遗余力地反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和调控。坚信繁荣和幸福来自于自由选择,来自于每个人自己对自己负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味道还不错的双黄蛋  

2009-10-13 09:5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诺贝尔奖盛产双黄蛋,这一点和咱中国的金鸡、百花奖倒是很像。10月12日,刚到晚上8点钟,一位朋友就打电话过来告诉我诺贝尔经济学奖刚刚下了一个双黄蛋:公共选择学派的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和新制度学派的奥利佛?威廉姆森获奖。

 

本来对这个经济学奖并不是很关注,因为以前这个奖的得主多半很令人沮丧,要么就是发给克鲁格曼这样的凯恩斯学派“巫师”,或者像缪尔达尔这样说出“不能让节省劳动力的机器引入欠发达国家,因为这样会减少对劳动力的需求”这样雷人蠢话的智力欠佳者,要么就是埋头于让人看不懂的数理研究的“数学家”,靠谱的并不多,数来数去,四十多年来,也就是弗里德曼、哈耶克、科斯、布坎南、加里?贝克尔几位而已。这次的得奖总算让诺奖从凯恩斯巫术的诅咒中暂时探出头来,吸入了一点新鲜空气。

 

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得奖的最大意义并不在于她是历史上第一位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打破了在这个领域“该死的白种老男人”的垄断,而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她是以一位政治学家的身份得奖,她的得奖给了政治学这个看上去不那么“科学”的学科以尊严,也同时使得公共选择学派继布坎南之后再度进入公众的视野成为显学,这也许是埃莉诺得奖的一个重要的收获吧。就这一点来说,尽管《纽约时报》酸溜溜地发表评论称“诺贝尔经济学奖朝着社会学奖转变”,我也要说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比去年发给“凯恩斯学派的巫师克鲁格曼要靠谱五倍。

 

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是以公共选择领域的治理结构的研究而著名,提出过“公共池塘”理论和“多中心治理”的理论。但惭愧的是公共选择学派我只看过布坎南和塔洛克的著作,因此我对她了解并不多,也无法对她的理论进行评价,我只知道她是人大的毛寿龙教授所极力推崇的一位政治经济学家,毛教授曾经主持翻译过她的两本著作《公共事务的治理之道》和《制度激励与可持续发展》。毛教授有时甚至到了言必称奥斯特罗姆的地步,想必老太太必有让人折服的理论洞见吧,有时间应该买来看看。不管怎么说,公共选择学派的经济学家(政治学家?)得奖,总归要比不靠谱的凯恩斯学派得奖要好得多。

一个味道还不错的双黄蛋 - 陈青蓝 - 信奉市场另一个获奖的奥利弗?威廉姆森则更为国内经济学界所熟悉。因为张五常以及一系列重量级经济学家的推介,新制度学派在中国俨然成为显学,威廉姆森作为新制度学派承前启后的重量级人物,自然不会为大家所陌生。新制度学派在中国的崛起可能有多方面的原因,最主要的是中国正处在“三千年未有之巨变”的时刻,经济学承担了要为国家层面的改革开放提供理论支撑的重任,这也使得经济学这个书斋中的学科进入公共舆论的关注范围,经济学家扮演起大众“引路人”的角色,在这个时候,富有个人魅力的张五常、茅于轼、周其仁、盛洪等经济学家的推介,侧重于制度分析同时又带有“市场原教旨主义”色彩的新制度学派就自然在中国为万众瞩目。

 

奥利弗?威廉姆森作为“科斯定理”的最主要的贩卖商,实际上是新制度学派的整合人或者创建人。威廉姆森最主要的贡献大概就是利用科斯的天才创造“交易费用”理论这把利刃,解剖了以前被视为黑箱的企业组织的领域。在传统以价格理论为核心的经济学分析范式当中,经济学家认为市场价格支配着生产和交易,经济学只需要对价格和市场交易进行解释就可以了,至于公司和其他组织内部的组织,无非是市场交易的一种形式而已,对此也没必要进行研究和解释,人们只需要知道在价格的驱动下有资源输入到企业这个黑箱,然后就有人们需要的产品输出来就可以了。威廉姆森拿到“交易费用”这把剑之后,却开始冒险冲了进去,试图把企业组织内部的结构也纳入到经济学分析的一统天下中来。科斯的洞见是“企业的出现是为了减少交易费用”,用契约来替代一对一的市场交易。威廉姆森的贡献则在于解释了“企业组织是如何减少交易费用”的,威廉姆森可以说拓展了经济学的边界。

 

威廉姆森的著作很多,国内出版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是涵盖其主要思想的重要著作。威廉姆森的理论出发点是交易费用,他认为人的有限理性和他所提出来的“机会主义”是交易费用的根源,具体说来就是因为市场决策总是伴随着不完全信息,有限理性加上人的自我利益,人们就会忍不住利用信息优势通过误导、歪曲、伪装、欺骗等手段而从交易对象那里谋取最大利益。威廉姆森在这里提出来的现象非常接近于我们的日常市场行为,因此他的理论才会引起那么多人包括一些外行人的兴趣。

 

威廉姆森在认为这种信息不对称尤其是他认为在交易当中,一方投入了“专用资源”而容易被另一方所“敲竹杠”(holdup)的时候,企业作为防范holdup的一种契约安排就应运而生了。例如,一个工厂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为下游厂家制造专有设备,这时候下游厂家就有可能利用对方投入大量沉没成本而转型的代价很大的情况,而“敲竹杠”压低收购价格。这种“敲竹杠”在市场中可以通过预先签订长期合约来解决,也可以通过威廉姆森所说的“纵向一体化”(也有翻译成“所有权一体化”的)来解决,也就是说上游企业通过收购生产链条的下游企业,使得市场交易的“敲竹杠”风险内化成内部企业的管理成本。而以行政、指挥和“科层组织”为特征的企业也是这种防止“专用资源”被敲竹杠的制度解决手段之一。

 

当然,威廉姆森对企业科层制度的分析比这深入而深刻得多,比如威廉姆森对企业组织的契约结构、纵向一体化、分散产权、融资、所有权不完全一体化、企业的边界以及科层组织的治理模式都有详细的分析。具体如何分析,大家有兴趣可以找来他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来看看,相信会有很大的收获。他的理论对经济学理论和现代企业管理理论都有里程碑式的贡献。当然,威廉姆森的理论也有很多的批评,既有来自“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批评,也有来自凯恩斯和马克思主义学派的批评。比如,在“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奥地利学派看来,威廉姆森对市场交易过程多多少少还存在着一些疑虑,并不是纯粹的市场原教旨。

 

无论如何,威廉姆森所开拓的领域是一个富有的金矿,仍然有很多未知而让人激动的领域等待后人去开采。

  评论这张
 
阅读(796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