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奉市场

In Freedom We Believe 奥地利学派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现居北京,供职于某报社。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的拥护者。坚定地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理念,推崇自由贸易,不遗余力地反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和调控。坚信繁荣和幸福来自于自由选择,来自于每个人自己对自己负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还孩子以自由择校的权利  

2006-09-01 09:47:41|  分类: 经济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孩子以自由择校的权利

 

陈青蓝

 

今天,91日,对于中国中小学生来说是最熟悉不过的日子了。这一天是全国中小学校开学的日子,然而北京海淀区的很多农民工的孩子却无法享受宪法赋予他们的义务教育的权利。因为北京海淀区三十七所民办打工子弟学校被政府关闭,两间继续上课的学校大门被强行上锁。受影响学生约有三万多人。

这件事情受到了市民的普遍关注,面对孩子家长和广大市民的质疑,北京市教委的官员承诺不让一个农民工的孩子失学。然而时至今日,我们看到的事实却是仍然有很多民工孩子无法上学。《新京报》828日采访海清民工子弟学校金五星分校时发现,该校被取缔之后,至今仍有60余名孩子失学。全市范围内至今因学校被取缔、无法被其他公立、民营学校接纳而失学的民工子弟有多少,我们尚未看到报道,但相信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政府取缔民工学校的理由是学校师资较差、学校配套设施不足等违法。师资较差,是指民工子弟学校的老师学历不够,没有大专文凭。学校配套设施不足,是指教室面积没有达标,或者是没有大操场,缺少体育锻炼的设施等。

我不知道教育部门的思维模式和理论依据是什么,但他们的想法给人的感觉总是脱离群众,脱离实际。是不是一定要大专毕业的老师才能教小学生?是不是没有大操场学生就不能锻炼身体了?是不是教室面积小就不能上课了?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上课,有牛奶课间餐,有操场,有健身房,有研究生毕业的最好的老师、最好是留洋回来的博士用全英文教学?但这一切都是需要钱的,民工学校都是民办,得不到国家的任何的教育拨款,只能通过学费来维持学校的运转,改善办学条件力不从心,民工也无力为自己的孩子支付在设施齐全的学校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而民工子弟学校之所以能够存在,就是因为公立学校无法满足民工子弟教育这一块低端市场。且不说公立学校收的赞助费、学费民工无力承担,即便政府免除赞助费、学费,公立学校的容量也很有限,无法容纳那么多的民工子弟。况且民工子弟在公立学校上学的开支还包括校服费、课间餐费、课外辅导材料费,以及春游、夏令营等等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所需要支出的很多费用,而这些费用本来在民工学校上学是不必支出的。这些“小钱”在城里人看来是不值一提的,但对于民工来说就是天大的一笔开支。我小时候上小学的时候,就有班上来自农村的孩子因为付不起学校要求买的白球鞋的钱而离家出走,因为交不起春游的钱而称病回家。这样的事情对于还在成长期的孩子来说是多么大的阴影。有很多被“分流”到公立学校的孩子不愿意去,父母支付不起费用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的原因是孩子在公立学校往往受到来自老师和同学的歧视,即便不受到歧视,他们在很多时候也会因为钱的问题而不能和同班同学一起玩和游戏,这对于他们的心理的成长影响是想当大的。

其实农民工子女上学成为一个问题,根本原因还在于政府垄断基础教育市场,以计划经济的思维来管理教育。根据有关报道,中国的十大暴利行业,教育赫然名列其中。我不知道有关部门垄断教育、关闭民工子弟学校是否有部门利益在里面,是否有垄断租金的作用,我们且不必以恶意来揣测有关部门的动机。作为公民,我们应当对我们所委托的政府保持足够的信任,相信政府当中大多数人是切切实实想把义务教育这项事业做好。但是良好的愿望不一定能够达到良好的效果,如果我们不遵循市场的规律的话,我们就会受到市场的惩罚。由于政府掌握的信息远远不及分散在市场的知识多而准确,政府制定的管制教育市场的政策和“办学标准”往往距离市场的真实情况很遥远。政府也许认为教育是一个特殊的商品,是市场不及的领域,因此需要政府这个保姆来一手操办。但无论理论还是历史经验证明,在任何一个政府控制的市场领域,资源都无法合理配置,效率低下,浪费严重。教育也不例外。如果把民工子弟教育看成商品供应的话,这一块市场本来可以由民间自发生成而不必由政府来承担任何费用,从各地的民工学校蓬勃发展的历史看来,民间的力量可以很好地解决基础教育问题。政府不必在空调房中想当然地制定一些脱离国情、脱离实际的“办学条件”对民办教育设置门槛,也不必为了义务教育的完成指标而头疼,他们只需要放开这个市场,撤除这些门槛,民间资本自然会进入这块领域,提供市场所需要的教育产品,无论是高端还是低端,那么无论是富人孩子的“贵族教育”还是民工子弟的“平民教育”都会很容易地得到满足。

而政府介入的结果是教育资源不能合理配置,民工子弟失学,而公立学校也因为人满为患、办学力量透支而怨声载道。我们看《新京报》828日对海淀海清民工子弟学校的报道。这所学校被关闭后,双榆树学区指定了四所分流学校,分别是北下关小学、向东小学、艺师附小和学院路小学。结果是这四所学校的容量达到了极限,北下关小学校长表示,该校只剩六年级还能再招十几名学生;而其余三校负责人都表示,学校容量已至极限。而面对大批学生的涌入,各个学校都遇到了师资短缺、教材匮乏的难题。四所学校都一方面向上级教育部门求援,增补教材;另一方面,也开始自主招聘教师,以满足师资需求。据北京师范大学关注城市农民工的学生组织“农民之子”的实地调研数据,尚有60多名学生因为接收学校名额已满无处可去。很多孩子被送回老家,有的父母都在北京、老家已无人的孩子只要被迫失学。这只是一个个案,但我们相信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个案,政府关闭民工学校的举动必定造成了大量的民工子弟失学。

对此,我们呼吁北京市有关部门,不要想当然地根据拍脑袋定出来的超前的“办学条件”而对民工子弟学校进行封杀,剥夺民工孩子受教育的机会。放开基础教育市场,给民间以自由办学的权利,给孩子和家长以自由选择学校的权利,你们会发现人民会很好地安排好自己的教育,市场会提供良好的教育产品,孩子会得到健康的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