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奉市场

In Freedom We Believe 奥地利学派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现居北京,供职于某报社。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的拥护者。坚定地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理念,推崇自由贸易,不遗余力地反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和调控。坚信繁荣和幸福来自于自由选择,来自于每个人自己对自己负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他窥见了上帝的秘密  

2006-11-18 05:24:39|  分类: 佛里德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11月16日,米尔顿.弗里德曼去世了,享年94岁。愿他的灵魂在天国安息!

     我愿意称他为佛老,因为这个称呼透着亲切,像是我们家小区里住着的一个退休老教授,天天在家弄弄花草,看看书,逗逗院子里的小孩子,在夕阳的余晖里碰到街坊邻居还笑着打招呼:“哟,买菜去了?今儿个没饭局了?吃了饭要不要来杀一盘?”……

    佛老去了。这个最善于给各国的领导干部支招的天才终于去了。

    这个老头子常常支的招是:自由市场经济、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控制货币增长。

    从50年代开始,他就四处絮絮叨叨地推销他的理论。50-60年代,那是最艰难的岁月, 这个星球的两大阵营和第三世界都处在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和凯恩斯主义的政府干预体制的绝对统治之下,享受着福利带来的温馨,没有人愿意听这个老头说话。他就像唐吉坷德先生一样无奈而又坚持。他只好每年和哈耶克等其他一些唐吉坷德在瑞士的一个穷乡僻壤——朝圣山凑在一起发发牢骚,互相欣赏一下各自支的招。

    终于,从70年代开始,有领导同志开始愿意听听他说话了。因为另外一个支招的凯恩斯先生的招数开始不好使了,经济停滞、通货膨胀、失业率上升几乎笼罩着整个世界。

    第一个听他的话的是一个独裁者,智利的皮诺切特。1973年的时候,智利被阿连德政府的左倾政策搞得经济凋敝、民不聊生,几乎已将经济推向崩溃。政变上台的军人皮诺切特请来了芝加哥大学的佛老和他的几个弟子,这几个弟子外号人称“芝加哥小子”,他们对智利的经济体系大动手术。他们几乎全套照搬了弗里德曼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实施休克疗法,抑制通货膨胀,对智利的国有企业实行了大规模的私有化,取消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价格控制,削减关税以推动自由贸易的发展,削减社会福利开支和教育开支,建立私营的医疗和养老保险体系,并在中小学实行教育代金券制度。

    效果是神奇的,智利的通货膨胀率从1974年中期的年均700%迅速降到10%。1976~198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为8%。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来,拉美许多国家的经济走走停停,而智利则保持着既高速又稳定的增长,“独秀于拉美之林”。自1990年至今,智利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5.6%。到2005年,智利人均GDP已经达到6500美元,实际工资与就业率迅速上升,而失业率下降。而政治自由也随着经济的发展得到实现,独裁者皮诺切特在推动智利经济蓬勃发展之后也把民主政治还给了智利人民。

    智利的试验给了其他国家以鼓舞。1979年,英国的撒切尔夫人上台。1980年美国的里根总统上台。他们在西方资本主义的腹地发起了自由市场经济的革命。撒切尔和里根高举的理论旗帜就是佛里德曼和哈耶克的减少政府干预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药方就是稳定的货币增长政策,压缩预算、限制企业的社会保险负担、放松管制。

    英国人民应该感谢他,这个被左派搞得奄奄一息的国家因撒切尔夫人推行他的理论而恢复了生机。20年内,英国这个欧洲病夫开始引领欧洲经济发展。美国更是在80年代-90年代创造了长达二十年的增长,开创了以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为核心的全球“新经济时代”,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

    佛老甚至还给中国的领导同志支着。1980年、1988年、1993年,他三次访问中国,其中1988年和当时的中国领导人的会晤尤其令人瞩目,总书记亲自向他问策,他也欣然作答,提出了私有化、稳定货币供应、开放市场、放松管制等药方。中国的改革开放在多大程度上是采用了佛老的药方,我们不得而知。但20多年改革开放的轨迹,除了中间的一些反复之外,大多是沿着放松管制、自由市场的方向而前行。而20多年的中国经济奇迹无疑是为佛老的理论提供了一个最有说服力的案例。

    1989年,苏联、东欧铁幕倒塌之后也相继放弃了中央计划经济,用休克疗法决绝地转向自由市场经济。

    自由市场经济在世界范围内不断扩展将繁荣带给世界的各个角落,这在半个世纪之前是谁也无法想象的。

    人类社会的自由市场经济也许是上帝最得意的一项设计,而这个设计的秘密恰恰让佛老窥见了。如今,上帝召唤他回去,也许是想问问他,他到底知道多少?而佛老也许正好想问问上帝:货币如此重要,到底是该交给央行还是市场?或者得意地说:上帝啊,你看我的负所得税和教育券设计得怎么样?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